一个参加出境游的中国家庭正在办理边检通关手续

  中国游客在海外

  同程旅游日前发布的《2016春节黄金周居民出游趋势报告》显示,2016年春节黄金周公民出境旅游需求旺盛,截至1月中旬的居民春节出境游预订率为62%。

  2016年第一个黄金周的出境旅游势必延续着2015年的火热。据国家旅游局介绍,2015年,中国公民出境旅游1.2亿人次,这也是中国出境游人数连续第3年居世界第一。出境游人数攀升的同时,中国游客出境消费也较2014年大幅增长。据全球五大市场研究公司之一GFK对旅游市场的最新研究,2015年中国出境游客累计消费达2290亿美元,而这个数字在2014年仅为1649亿美元。

  中国大量的旅游需求被释放到国外,出境旅游年均近20%的增长速度,产生了远高于入境游的消费额。如何理性看待中国出入境游的差距?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及相关旅游业专家。

  多因素促爆发式增长

  国家旅游局数据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1月至11月,入境旅游12210.14万人次,同比增长4.4%,高于2015全年出境旅游人数。而2015年入境旅游消费情况,目前尚没有官方数据。2014年的数据或可作为参考。2014年我国“国际旅游收入”为569.13亿美元,同年,出境旅游消费1649亿美元。这就意味着,尽管出境旅游人数少于入境旅游人数,但是前者的消费额远高于后者。这也是广受关注的高额旅游贸易“逆差”的由来。2014年,这一差额已达到1079亿美元。

  那么,造成这一巨大差额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介绍,通过对典型出境目的地的抽样数据进行加权平均,推算出中国游客出境旅游购物消费占比接近6成。中国游客出境购物已从买奢侈品为主,逐渐转向日用百货类,银联卡在百货公司和超市等场所的消费增长明显,中国游客出境旅游人均消费额居全球前列。

  入境旅游的消费情况如何呢?入境旅游电子商务平台ChinaTravelDepot与旅游搜索网站Skyscanne联合发布的2015中国入境(在线)旅游报告显示,目前一日游、半日游、散拼团等低价旅游产品受到越来越多的海外游客欢迎,价格低廉是主要原因。“外国人‘不差钱’是一个认识上的误区,其实外国人更看重性价比,同质的条件下,外国人也一样好低价,贪便宜。”该报告指出,价格因素在海外游客购买行为中具有较大影响力。此外,《中国入境旅游发展年度报告2015》也指出,入境旅游的消费水平相对偏低。

  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用“爆发式”来界定我国公民出境游人数和海外购买力的增长。“中国公民出境游人数和海外购买力的爆发式增长,带动了周边国家和地区及主要目的地国旅游业的繁荣和发展,受到各国普遍关注。”李金早介绍,日本创造出“爆买”一词,形容中国赴日游客“疯狂购物”的现象;韩国也创造出发音为“游客”的韩语新词,专门指代赴韩旅游的中国游客。“出境旅游的爆发式增长,是国民收入提高、生活质量提升的重要标志,是国强民富的表现。”李金早说。

  消费规模测算标准需厘清

  近年来人民币持续“内贬外升”,致使出境游产品与国内游产品性价比发生逆转。戴斌举例介绍,深圳居民赴日韩旅游的团费约为5500元,赴东南亚旅游的价格多在4000至6000元,其出省游的旅费大多超过4000元,赴西藏、新疆等地的费用甚至达8000元。“内高外低”的价格水平下,游客以出境游替代国内游就不难理解了。

  据中国旅游研究院旅游经济重点实验室测算,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1%,将导致中国出境旅游人数增长3.094%。假定其他因素不变,汇改以来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拉动了中国出境旅游人数增长约110.61个百分点,是我国出境游持续高速增长的最主要原因。此外,税收制度、国内产品质量、境外消费环境和促销策略等都对海外购物消费有着重要影响。

  此外,“留学和奢侈品购物花费不同程度放大了国民出境消费规模。”戴斌提出。据了解,目前,目的地国家和地区多按照《国际收支手册》(BMP)统计旅游收入,这一统计原则下,“旅游收入包括非居民在访问某经济体期间(一年以内)从该经济体处购买自用或馈赠的货物和服务”。据此,期限不满1年的中国留学生境外花费亦被计入其旅游外汇收入。据统计,英国、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法国、加拿大、韩国和意大利的中国留学生占全国出国留学生约9成,我国留学生在这些国家的加权年均花费约为2.47万美元。如此算来,在外停留时间不超过1年的出国留学新生的花费总额每年110亿美元,约占我国游客境外花费额的1/10。目前,针对奢侈品的旅游消费完全缺乏统计基础。“国内个别机构认为中国游客消费了世界46%的奢侈品,并推断2014年中国消费者全球奢侈品消费达到1060亿美元,这一数值占中国旅游境外总花费的64%,比测算的购物消费比例还高,这一数据显然缺乏根据。”戴斌说。

  轮动发展期凸显出境旅游热

  出境旅游大幅增长,入境旅游增速放缓,两相比较,更加凸显我国的出境旅游热。改革开放之后,我国入境旅游的封闭红利得到集中释放,1978年至1986年8年间,入境旅游人数增幅超过11倍,至2000年的22年间,入境旅游复合增长率达到19.02%。相比之下,出境旅游无论在启动时间上还是在启动初期的发展速度上均不如入境旅游。从有统计数据的1993年开始至2000年7年间,出境旅游人次仅增长了1.8倍。戴斌介绍,随着封闭红利逐渐释放殆尽以及国民收入稳步增长,2001年成为我国出入境旅游市场增速反转的拐点。2001年至2013年,入境游复合增长率下降为3.41%,同期出境游复合增长率达到18.77%,出入境市场轮动发展完成新一轮交替。国际经验表明,出入境旅游市场景气交替发展的过程也是旅游服务贸易逆差扩张或收缩的过程。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范志勇持同样的观点,收入增长、旅游偏好增强、人民币对主要货币的升值是促进中国居民出境旅游以及出境旅游支出增长的重要原因。“旅游,包括出境旅游,已逐渐成为中国居民日常消费支出中重要组成部分。”出境游人数、消费的快速增长都是人们正常需求的集中释放。

  近期人民币贬值,有研究机构参考日韩过去多年出境游增速与汇率的相关度,分析指出,预计我国将在3至4年后迎来出境游增速拐点,在出境游人次达到1.8亿—2.2亿人次左右后步入稳步增长阶段。

1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本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本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