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 资料图

  原标题:落马高官的贪腐金额、情节相近为何量刑迥异?

  【特别报道】十八大后落马高官的罪与罚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郭芳|北京报道

  2015年底,十八大之后落马的省部级高官进入了密集审判期。

  与此同时,有关贪腐犯罪的刑事法律制度也在不断修改完善之中。

  对贪腐罪的刑罚作出重大修改的《刑法修正案(九)》于2015年11月1日起正式施行。

  毫无疑问,这将极大地影响未来贪腐案的判决。

  落马高官平均贪腐3208万元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发稿时,十八大之后落马的省部级高官中,已有25人所涉案件进入了审判程序,其中20人已经作出终审判决。

  从检方指控的罪名看,除了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因玩忽职守罪落马之外,其他24位省部级高官均被指控受贿罪。除受贿罪外,滥用职权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挪用公款罪,也是常见的指控罪名。包括周永康、蒋洁敏在内的8位高官因多项罪名而被数罪并罚。

  从指控的贪腐数额看,这24位省部级高官平均每人的贪腐数额高达3208万元。其中,周永康、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三人被指控的贪腐数额超过亿元,贪腐数额最大的是周永康,高达1.2977亿元。

  从量刑上看,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有周永康、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内蒙古自治区统战部原部长王素毅三人,他们的受贿金额分别为1.2977亿元、 3558万余元、1073万余元。其余官员因受贿罪而被判处的刑罚在有期徒刑11年至有期徒刑15年之间,受贿金额多在千万元以上。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2012年以前,贪腐金额在1000万以上的官员,大多被判处死缓,例如,2011年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宋勇受贿1022万余元被判死缓,2012年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宋晨光受贿1263万元被判死缓……2012年之后,贪腐金额在1000万以上不满亿元的官员,大多被判处无期徒刑,例如,2013年,薄熙来单独及与其妻、其子共同受贿的金额共计2179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同在这一年,受贿1223万元的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以及受贿1919万元的吉林省原常务副省长田学仁也均被判处无期徒刑。

  相比之前受贿金额在1000万左右被判死缓或无期徒刑的官员,十八大后落马的这些贪腐官员被判处的刑罚有些要轻许多。

  揭发他人犯罪:落马官员立功的重要途径之一

  贪腐数额并非量刑的唯一标准。自首、立功、坦白、悔罪、积极退赃等情节,在近年的司法实践中,一直是受贿罪量刑的重要考量因素。

  例如,法院认定,周永康认罪悔罪,案发后主动要求亲属退赃且受贿款物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因为如实供述罪行、自首、重大立功、悔罪及积极退赃等情节,也获得了从轻、减轻处罚。

  事实上,这24人中,除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外,其他23人皆有不同程度的如实供述、认罪悔罪、自首、立功等法定从宽情节。这些情节也不同程度地令贪腐高官们获得从轻或减轻处罚。

  《刑法修正案(九)》中关于贪污受贿的条款明确规定,在提起公诉前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真诚悔罪、积极退赃,避免、减少损害结果发生的,可以从宽处理。

  很多落马高官在最后陈述中声泪俱下的悔恨陈述,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这也可能为其争取一个好的认罪态度。

  万庆良痛哭流涕,对自己犯下严重的受贿罪行,表示万分悔恨。恳请法庭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落泪称,知罪、认罪、悔罪,尊重法庭的依法审判,请求法庭从轻处理。

  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阳宝华数次哽咽、流泪表示,知罪,真心认罪悔罪,并接受依法惩罚,服从依法判决。

  ……

  坦白、认罪悔罪、积极退赃这是争取从宽的认罪态度,很多贪官都能做到,但争取立功并不容易。

  在这24位落马官员的案例中,万庆良、李春城、刘铁男、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李达球均有立功表现。李达球通过检举揭发他人犯罪实现了立功,万庆良也检举揭发了他人的重大犯罪行为,沈培平主动向办案机关提供侦破其他重大案件的重要线索……这已成为落马官员们实现立功的重要途径。

  刘铁男为了争取立功,根据自己的研究结果,写了关于如何反腐的建议材料。主要内容是结合他的亲身体会,提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审批权应当大量下放到市场,从源头上解决政府不该管的一些事。

  只有陈柏槐当庭全盘翻供,否认了所有指控。他最终因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受贿283万多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这一判决明显重于其他官员。例如,同样因受贿罪被判处12年的蒋洁敏,受贿金额为1404万元。

  陈柏槐不服,提出上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也是目前为止20起已宣判高官落马案中唯一一起上诉案。

  贪腐金额、情节相近,为何量刑迥异?

  从目前已判决的案例看,高官们即使贪腐数额相近,争取从宽的坦白、认罪悔罪、积极退赃等情节也大致相近,但最后的量刑却差距甚大。

  例如,贪腐4346万元的四川省文联原主席郭永祥被判处15年,受贿3979万元的李春城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而受贿3558万余元的刘铁男被判处无期徒刑;例如,受贿1356万余元的阳宝华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受贿1324万元的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而同样也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的公安部原副部长李东生、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受贿金额则分别为2198万余元和1132万余元,而从检方的指控看,李东生还有索贿情节。根据刑法规定,索贿的从重处罚。

  司法机关对贪腐犯罪定罪量刑仍享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

  从目前已经判决的十八大之后的高官贪腐案看,受贿2000万元以上不满亿元的,除刘铁男被判处无期徒刑外,其他均为有期徒刑。

  受贿1.2977亿元的周永康因从宽情节被判处无期徒刑而非死缓。同样受贿过亿的万庆良、毛小兵将会如何判决尚未可知,但从检方的指控看,两人均有索贿的从重处罚情节。

  限制、减少死刑的适用已经是刑事改革的大势所趋。这一原则在未来或许也会大量抑制贪腐犯罪死刑的适用。

1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本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本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